重构闽南传统古建筑 焕发生态文化新生命

2016-03-04    来自:闽南日报
导语

我市新规划建设的五里亭新驿、檺林新驿、木棉新驿、马坪新驿、甘棠新驿、三古新驿等6座驿站,自动工之日起便吸引了各界关注的目光。

我市新规划建设的五里亭新驿、檺林新驿、木棉新驿、马坪新驿、甘棠新驿、三古新驿等6座驿站,自动工之日起便吸引了各界关注的目光。新驿的仿古建筑不仅精心融入漳州元素、充分体现闽南古厝文化特色,更描绘出了一幅田园都市生态画卷,是漳州努力探索投资少、效益好、可持续的生态文明路子的缩影。近日,记者就最受市民关注的几大问题,与驿站文化顾问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庄景辉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采访。

问:您在对闽南生态走廊上几座驿站的设计上,遵循怎样的思路和设计理念?

庄景辉:我们在设计闽南文化生态产业走廊的这几座驿站时,是以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为指导,结合美丽福建宜居环境建设的总体部署,通过沿线绿道、驿站及重要节点的打造,形成绿道串联成线、花卉产业繁荣的古驿道风貌,希望能够建设成集休憩、文化展示、旅游购物等功能于一体的闽南文化风情画廊,充分展示出“百姓富、生态美”的漳州形象。

问:驿站的设计风格多选用闽南建筑风格,并大量使用传统的闽南建筑工艺,您觉得在实际建设过程中,还原闽南建筑风格是否有难度,难在哪里?

庄景辉:当然有难度。除了建筑原材料的采集外,驿站里从木石雕刻到彩绘贴金,很多都需要老工艺师傅亲力亲为的手工完成,而现如今能做古厝建筑工艺传承的老师傅少之又少。此次漳州六座驿站的建设,汇集了漳厦泉各地市专家和建筑师傅,运用燕尾脊、泥塑、狮象座、剪瓷雕等传统建筑装饰工艺,将富有漳州地方历史特色的几大名人故居用“1:1”的方式复制重建,同时在建筑中融入闽南元素的创意,堪称一大创举。

问:您觉得驿站的建设中,哪些细节因素最能代表闽南建筑的风格。我们在实际建设中,是如何雕琢这些细节的?

庄景辉:我们常说“红砖白墙皇宫起,马背山墙燕尾脊”,这是最能代表闽南古厝文化风韵的元素。在驿站的建设中,我们秉持着“三原”原则(原建筑造型、原建筑材料、原建筑工艺),不仅尽最大程度保存了古建筑的民俗风貌,更是在施工过程中精雕细琢,运用了许多漳州本土民俗工艺技巧,尽最大努力在复原古建筑的同时进行文化传承和保护。

像在原建筑材料方面,我们用的是最好的。“墙倒屋不塌”这是古建筑最让人叹服的地方,我们也尽力朝这个方面靠近。比如泥塑,用漳州的牡蛎壳为原材料进行湿时塑形,最大程度沿用古建筑传统工艺;山区民居为原型的建筑以乱毛石垒砌外墙体,同时采用凸棱灰条勾缝,充分彰显建筑特点。还有剪瓷雕造型生动、栩栩如生,木雕件多运用安金彩绘,显得富丽堂皇,安金工序更是不惜贴足多层金箔,做得相当精致。我们的建筑都有实物可以进行注释,不仅是百分百的还原,做得还可以说是比以前的还要好。

问:是否每一座驿站都最大程度地还原建筑原型?在建筑原型的选择上,您的依据是什么?

庄景辉:基本上我们是尽了最大努力在还原闽南建筑原型,还原的依据我认为主要从四个方面考量。一个是名人故居。我们都知道漳州的古建筑非常多,那么要选择的一定是具有代表性和有考证意义的建筑。第二个是家族宗祠。漳州的名门望族多,祠堂建设规制大、装饰豪华,整体传达出的是地方宗族兴旺的象征。第三个是地方的大厝。这个不一定是大家族的体现,而是一个地方在经济发展后有能力支撑建筑起来的大型房屋,这个能够显示出富甲门第的气派,像早前民间曾流传“有四落富,无四落厝”,就是对这种建筑独具奢华的真实写照。最后一个是典型民居。这种建筑在规制、特殊形式、文化意义和内涵上具有独特的地方特色。按照驿站的建设,第一批建筑选型我们主要从这四个方面融入到建筑中来,进行有机组合。

问:在众多的驿站设计中,您觉得最满意的设计是哪一座驿站?您觉得还原古建筑原型,建设驿站具有怎样的意义?

庄景辉:可以说都非常满意,每座驿站都呈现着独属于自己的文化特色和渊源。这次驿站的建设,能够采用闽南古建筑原型进行重构,这个创意本身就非常有意义,是用另一种形式对古建筑加以肯定,并在保护和传承闽南文化、恢复古建筑方面做了典范、树立起标杆。百年后这些驿站也将成为新的历史,一段记载着漳州文化复兴的光辉传承。也正是因为这次提供的平台,让许多老工匠有机会再次展技并将传统工艺发扬光大,培训出一批新传承人,这个非常值得称赞。最重要的是,这6座驿站涵盖了漳州六大文化主题,与周边的历史古建筑相呼应,未来将成为漳州乃至海峡两岸的生态名片、文化客厅。

每周末出发,报名享独家优惠

姓名

手机号

手机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

恭喜您,报名成功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手机通畅

关闭 ×

恭喜您,报名成功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手机通畅

关闭 ×

Sorry,十分抱歉

关闭> ×

发送成功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