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地摊经济刷屏!这30个城市消费能力最强!

2020-06-10    来自:米宅

上个月还被满怀羡慕的后浪,转眼就被催着去摆摊了。


不是港口大爷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以前都是城管追着我罚款,现在城管追着我求我出摊。”

一夜之间,站上风口的地摊经济,突然火爆起来。

而这一切的发生,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3月14日,成都印发《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许一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措施》,提出允许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允许临街店铺越门经营、允许大型商场开展占道促销、允许流动商贩贩卖经营。

这一破格举动,被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点名表扬:


“我们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


总理的话音刚落,中央文明办就明确发文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而在两会后的第一次考察中,总理再次为地摊经济发声:


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随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地摊运动”在全国上演。

截至目前,至少已经有上海、济南、南宁、郑州、南京、成都、合肥等27个地市出台政策,明确鼓励甚至奖励发展地摊经济。

效果也很快显现。截至5月28日,成都市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2230个,允许临时越门经营点位17147个,允许流动商贩经营点20130个,增加就业人数10万人以上,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

而这一令人意外的转变,原因还在于当下特殊的经济困境。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和经济进程。而疫情过后,中国经济能拿出的挽救措施只有投资和消费,出口是不可能指望上了。

但投资效果毕竟是长期显现,而当下之急是全力刺激经济复苏,重任只能交给消费。

要知道,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已经连续6年位居第一,2019年消费支出的贡献率达到57.8%,远超投资和出口。


疫情封闭两个多月,所有人都等待着浮出水面长吸一口气。商家想摆脱哭穷的局面,消费者想冲进火锅店KTV电影院一顿暴耍,“报复性消费”众望所归。

毕竟在2003年的非典之后,大致也产生过这样的情景。

非典在2003年一季度开始蔓延,并在4月、5月达到高峰,6月份逐步得到控制。在此期间,消费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最低点的5月份只增长了4.3%。而这一数据,在6月份后快速回升,并在下半年重回10%以上的增速。


同样的情景再次发生,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消费增速暴跌20.5%,创下历史最低值。

但期待中的快速反弹、增速回正并没有出现,3月、4月的社消同比增速依然为负值。


即使在五一假期,也没有出现期望中的“报复性旅游”。5月1-4日,全国接待国内游客总人数1.04亿人次,同比-46.7%,实现国内旅游收入约432.3亿元,同比-63.3%。人均支出415.7元,同比-31.1%。

所有人想象中的“报复性消费”,并未到来。

十级浮潜爱好者港口大爷说的通透:“水下憋气1分钟,浮上水面可以大口呼吸。水下憋气10分钟,你可能就见不到水面了。”

而这背后的原因也着实复杂。

其一,中国的消费增速大趋势,就在下降。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换挡,消费增速也从2011年之后开始逐步走低,2019年社消增速更是降到8%,创下20年来的新低。


当整个大趋势都在下行,短暂停歇之后的反弹,大概率也不会翻出什么浪花。

其二,随着国外疫情在3月、4月的持续爆发,此次疫情的影响远超人们对非典的认知。

疫情期间的裁员、降薪甚至企业破产、倒闭,境外输入病例的风险,对二次疫情爆发的担心,都打击了人们消费的信心。

信心,才是一切可能性的根基。


其三,基于信心不振及避险心理,“报复性存款”“观望式消费”开始发生。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住户存款增加6.47万亿元,相当于平均每天超过700亿元存款涌向银行。

危机过后,人们更倾向于保住财富,而不是疯狂花钱。

钱包要么空了,要么捂着不放,拿什么来消费?

于是,政府不得不加大刺激消费的力度,数以十亿记的消费券、疯狂让利的“618”购物节、电商直播的火热、地摊经济的启动,都在最大限度地恢复消费。


而在恢复消费的力度和速度上,各个省份和城市的表现,也出现了不小的分化。


比如成都,率先放宽占道经营管制,对地摊经济的恢复功不可没;比如南京,疫情过后市委书记带头在餐馆堂食,作出表率;比如杭州、青岛、郑州等城市,率先发放数字消费券,带动经济恢复。

在消费领域,哪些省份或者城市表现最好呢?

从省份来看,作为经济霸主的广东,消费也遥遥领先,是唯一一个超过4万亿的省份。山东和江苏紧随其后,二者都超过了3.5万亿,位居第二梯队。


其后,浙江、河南、湖北、四川四个省份也都超过了2万亿,位居第三梯队。

而河北、湖南、福建、辽宁、上海、安徽、北京等7个省市,都超过了1万亿,位居第四梯队。

综合来看,省份的消费表现与其经济实力,大致是呈正相关的。实力强的省份,其消费市场厚度、消费实力也都比较强。而实力较弱的新疆、海南、青海、西藏等省份,消费实力也相应的排在了末尾。


从城市表现来看,上海、北京两座超级城市依旧领跑,也是仅有的两个消费额超过1万亿的城市。


广州则以9978亿的消费实力,排在第三。以商贸起家的广州,天然地带着消费的标签。2020年,广州将会成为第三座消费破万亿的城市,实力再进一步。

排在第四的是重庆,消费额超过8000亿,毕竟体量接近一个省份。

而排在第五到第十位的分别是成都、武汉、深圳、杭州、南京、苏州,六个城市都超过了6000亿,实力强劲。

令人意外的有两个城市。

一是成都,其消费实力超过了深圳、苏州等一众强市,位居第五。前阵子的“新一线城市排行榜”,把成都排在榜首,更是让成都惹上不少非议。但从消费实力看,多少还有一定道理。

二是深圳,四大一线城市中表现最差的,仅排在全国第7位。

造成如此局面,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深圳是移民城市,1300多万常住人口中,外地户籍人口高达800多万。而这些人的大部分收入还是转移回老家,抚养小孩、赡养老人,于是就出现了“深圳赚钱深圳花,留下一半寄回家”的现象。

加上深圳紧邻香港,列车直达、签证方便,导致了相当一部分消费外流。

而30强城市的区域分布,则再次印证了南强北弱的说法。30个城市中,南方城市就多达20个,北方城市仅有10个,前10名中,仅有北京一根独苗留在其中。

答案,恐怕不太乐观。


消费不振的问题在于需求不振,人们对当下的出行、旅游、娱乐需求尚未完全恢复,而地摊经济依旧是在供给端发力,即便能满足一些人的购物需求,但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

而在摆地摊急匆匆推出的同时,一系列问题也随之产生。

6月2日,大连一夜市开放后,附近出现交通堵塞、卫生“一片狼藉”等情况,3日该夜市被停业整改。

卫生、拥堵问题也还是表面,地摊对那些拥有店铺的商家、对商铺租金的冲击,是否该收取管理费的问题,假冒伪劣商品的问题,都还需要等待答案。


而资本的介入,更让地摊经济多了一些浮躁的气息。

一切还需理性看待。


但愿,刚刚升腾起的人间烟火气,不只停留于热搜之上。




每周末出发,报名享独家优惠

姓名

手机号

手机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

恭喜您,报名成功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手机通畅

关闭 ×

恭喜您,报名成功

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手机通畅

关闭 ×

Sorry,十分抱歉

关闭> ×

发送成功

关闭> ×